'); })();
足彩开户 > 娱乐·新发现

14年间7位成员离世,这支华语乐队被下了“夺命魔咒”?

来源: 果酱音乐 编辑:奇趣网 发布:2019-11-09 00:42:11

三十一年前,有一支乐队成立了。

所有成员都是台湾乐坛举足轻重的资深音乐人。

乐队人员历经数次交替与变更,共分三代。令人叹息的是,至今已有七位成员英年早逝。

剩下的成员已经很少作为乐队同台演出,但也共同参与专辑制作。

这支乐队的名字叫做“虹”。

可能“虹乐队”对很多人来说比较陌生。

但这支乐队的主唱大家一定都认识。

齐秦。

“虹乐队”也是齐秦一手组建的。

他在乐队成立之后曾说过:“从今往后,只有‘虹’,没有齐秦。”

他们曾短暂的辉煌过,专辑畅销、巡回演唱会座无虚席。

但从巡演结束的那一刻,“虹乐队”也随着沉寂。

他们就正如“虹”一般,绚烂过又很快消失。

一瞬间的光芒就消耗了所有的生命。

20世纪80年代,在欧美流行音乐的冲击下,大众对音乐的认知和审美开始慢慢发生转变。

台湾流行音乐开始逐渐发展起来,而民歌在渐渐退出历史舞台。

那个时候齐秦、罗大佑等人是乐坛正当红。

而在当时,他们只在乎歌手,“乐队”这个概念对他们而言没有意义。

经济公司也为了节省开支而选择解散乐队。

江建民、徐德昌、刘天健、涂惠源四人在那时和庾澄庆组成了一个叫做“ADA”的乐队。

1987年,在庾澄庆的首张专辑《伤心歌手》失利后,福茂唱片只留下了庾澄庆一人。

剩余四人开始了在餐厅的驻唱生涯。

也正是这个机会让这四人与齐秦结识。

那时候的齐秦已经发行了《又见溜溜的她》《狼》《出没》《冬雨》四张专辑。

凭借《大约在冬季》《外面的世界》等脍炙人口的歌曲成为当时台湾乐坛炙手可热的人物。

但唱片公司的禁锢和音乐的过渡商业让他心存不满。

在他筹备第4张专辑《狼II》时,就已经感觉到老一代乐手的缺陷。

“他们可能从事太久了,对音乐的热情已经没有了,非常计较,他们录音是按轨算钱的,完全是商业的方式,我觉得这样感觉很不好,我觉得做音乐还是要有热情,你既然来帮我做唱片,就要对我的音乐负责。”

齐秦开始将目光转向年轻的乐手。

就在这时,他遇到了在餐厅演奏的刘天健、江建民、涂惠元、徐德昌。

四人在演奏时的态度和唱的歌曲都让齐秦非常感兴趣,他们有着一致的音乐目标和想法,相谈甚欢。

很快,他们就签下合约。

他们为乐队取名“虹”,意思是一群辛勤工作的虫。

同时成立的还有“虹”音乐工作室。

乐队成员全都是“虹”工作室的正式职员,有人负责编曲、有人负责演奏、有人负责录音。他们不仅为齐秦制作专辑,也为当时很多其他知名音乐人制作专辑。

当时齐秦抱着成立一支台湾顶尖乐队的期望,他说:“从今往后,只有‘虹’,没有齐秦。”

1988年,齐秦和齐豫在台北综合体育场举行了名为"天使与狼"的演唱会。

在演唱会上,齐秦向所有人宣告——“‘虹’乐队成立了”。

事实证明,“虹”乐队和工作室的运营方式是超前而正确的。

他们有数不完的商演,许多人都慕名让他们制作音乐。

数不清的利益向这几个年轻人涌去,一开始的乐队梦和纯粹的音乐理想在慢慢褪色。

在“天使与狼”演唱会结束后不久,吉他手江建民退出了虹乐队。

徐德昌说过,江建民是一个很专注且简单的人,他不像自己和刘天健、涂惠源那样,除了玩乐器还有其他很多的想法,他(江建民)就是想简简单单的弹琴,做音乐。

他很难适应“虹”的发展节奏。

那时候他是“台湾第一吉他手”,影响了中国一批又一批的吉他爱好者。独立发展后为张学友、庾澄庆、周华健等人制作了他们的代表作《吻别》《明天我要嫁给你》等。

当时“虹”乐队正在制作齐秦加入滚石唱片后的第一张专辑《纪念日》。

江建民在专辑录制到一半时就已经离队。

新专辑合影里也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

1989年,由“虹”乐队一首包办的专辑《纪念日》发行。

这张专辑的横空出世在当时的台湾流行乐坛掀起一阵巨浪。在今天看来依旧是一张经典之作。

很多人认为这张专辑是齐秦音乐生涯中最有思想深度、最精彩的一张。后来被张震岳翻唱的《思念是一种病》就出自于此。

同年,来自新加坡的吉他手黄富荣加入了虹乐队。

1990年,齐秦担任EMI唱片台湾总公司总经理一职,刘天健、徐德昌、涂惠源也退出了“虹”乐队。

刘天健成了EMI唱片的音乐总监,徐德昌成为了EMI唱片的制作人,涂惠源则成了自由的编曲人。

此时的“虹”乐队只剩下齐秦和黄富荣两个人。而齐秦也对于台前的生活逐渐厌倦,想要转为幕后。

“虹”乐队濒临解散。

而就在此刻,大陆向齐秦和齐豫发出了邀请,让他们来大陆进行巡回演唱会。

也正为此,齐秦又开始着手“虹”乐队的改组。

刘哲维、王文清、钟兴民、戎祥等人加入,徐德昌、刘天健也选择回归。

“虹”乐队的第二代正式成立。

这个阵容堪称华语乐坛豪华之最。

王文清曾制作过《一场游戏一场梦》,王杰的成名离不开他的功劳;

钟兴名曾经担任过周杰伦早期的制作人;

刘天健自入行起制作了近百张专辑,但只发表过28首作品,而且每首都是主打歌,他一步步打造了动力火车。

戎祥、徐德昌等等都是非常优秀的乐手和制作人。

齐秦就带着他们开启“狂飙巡回演唱会”。这场巡回演唱会席卷了整个大陆。

1991年12月7日的北京工人体育馆,那一天场外飘着大雪,场馆内却热血沸腾。

所有的观众都为那匹来自南方的狼所倾倒,北京的歌迷甚至给予了齐秦“永远的歌神”这一殊荣。

那场演唱会至今仍被称为华语乐坛最经典的演唱会之一。

据说“91狂飙”还是当时很多摇滚青年的“音乐启蒙”。

北京工人体育馆“91狂飙演唱会”全程如下:

这两个小时的演唱会滚君翻来覆去看过几十遍,每次看都热血沸腾。

那个年轻的齐秦,那个殿堂级的乐队阵容,那个神一般的现场如今再也看不见、凑不齐了。

那是最珍贵的记忆和财富。

谁也没想到这一次的光芒万丈就已经成为他们的巅峰。

在这次巡回演唱会结束之后,齐秦毫无预兆的彻底的投身于幕后,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之中。

“虹”乐队第二代的成员有的离开音乐圈,有的彻底投身商业制作。

虽然后期也有成员在不断加入,但这支传奇乐队也就这么沉寂了下去。

更为遗憾的是,“虹”乐队的三代成员不断有人因病、意外逝世,截止今年已有七位成员离开。

就像是一个诅咒,这几位都是英年早逝,早早地结束了他们的音乐生命。

1992年,王文清突然“失踪”,不断被传出死讯。

其实他只是离开了音乐这个行业,过自己的平淡小日子去了。后来齐秦还在采访中透露,王文清还有在给他写歌。

2005年,“虹”乐队第三代鼓手黄建福(不浪尤干)在演唱会接近尾声时,突发奇想要和齐秦合唱一首《大约在冬季》。

在走向观众的中途不慎跌入了一个舞台出入口。

在送医中途就去世了。

享年36岁。

2008年,第二代贝斯手廖世铮参加罗大佑北京演唱会后,得了感冒,回到台北又忙着张宇专辑录音和八大“台湾红歌星的”演出,结果昏睡6天后,他走进医院却是躺着出来。

因为病毒入侵脊髓,除了半身瘫痪,神经24小时的抽痛,让他要每天吞3颗安眠药,创下100多个小时没睡的纪录。

3月份,最终因淋巴癌不治逝世,年仅52岁。

那段时间的噩耗总是一个接一个。

08年4月,虹”乐队第一代团长徐德昌因肺癌逝世。

每次演唱会排练结束,阿昌就抱怨说自己会背痛,起初包括小哥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这可能只是一个鼓手常年打鼓而致的职业病。

后来当终于忍不住去检查的时候,医生告诉他肺癌已经扩散了。

3个月的时间就离开了。

享年46岁。

2009年11月,“虹”乐队第二代吉他手刘哲维去世。终年42岁。

从东方快车、红十字到虹乐队,再到周华健演唱会的御用班底,刘哲维始终是一头长发,额前的短发一丝不苟。

一手速弹的是失真音色乐坛少有,可惜再也听不见了。

2011年6月,虹”乐队第三代贝司手谭明辉随张信哲演唱会乐手班底飞抵福州,转乘大巴前往厦门。他随演唱会乐手班底飞抵,转乘大巴前往时,途中遭遇严重车祸,不幸遇难。

终年45岁。

2013年,“虹”乐队和音、鼓手、齐秦助理戎祥因心肌梗塞去世。终年43岁。

很多人对他的印象只是《疯狂的赛车里》黑帮老大东海,却不知道他其实是一位非常优秀的音乐制作人。

2016年3月14日,“虹”乐队第一代成员刘天健因心脏疾病在北京过世。享年53岁。

在去世前不久,他还在《我是歌手》上以嘉宾身份亮相。

至此,“虹”乐队三代贝斯手均在五十岁左右不幸离世。

这七位成员,离开时最大不过53岁,最小的才36岁。

仿佛一个魔咒笼罩在“虹”乐队上方。

有人开始将齐秦烧伤也与之联想起来。当然这算是迷信的说法了。

“虹”乐队从来没有解散。几代成员依然会因为齐秦的召唤而聚集在一起,做音乐、聊生活。

剩下的成员依然是音乐圈里数一数二的音乐制作人。在各个音乐节目里担任音乐总监,为优秀的歌手制作专辑。

齐秦还是那个“南方狼王”,但现在更多的在唱情歌,依旧在发行专辑,现在还跨界到电影行业担任艺术总监。

现在的年轻人很少能了解到“虹”乐队当时的辉煌。

但“虹”绚烂过,被记录下,就是永恒。

音乐、记忆永不会被抹去。

最后,祝福老哥几个身体硬朗康健。过去很珍贵,但现在和未来更重要。

更多新奇百趣请关注奇趣网自媒体:

搜索微信号:qiquw.net 新浪微博:@奇趣网官微 腾讯微博:@关注我们 QQ空间:点击进入

频道热点